南京直面开通新浪微博“直面心理”,求关注哦~ 存在主义心理网投稿信箱 ep-china@ep-china.org

 

涓撲笟璁粌
直面开通微信公众号
南京直面微信公众号:直面心理[查看详细]
王学富:好雨知时节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查看详细]
了不起的孔雀鱼
【存在之觉察】了不起的孔雀鱼 作者:周奕男 昨天我的鱼缸里有一条孔雀鱼受伤了,它那漂亮闪耀的尾巴被啃[查看详细]
“直面心理”开通微博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于9月2日开通新浪微博,通过微博与大家互动[查看详细]
勇气之气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涓撲笟璁粌 - 浼氳
 浼氳
【2012ICEP】郑立仁: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栏目:专业训练  发布时间:2012-9-28 点击数:3832 【返回

  编者按:新加坡有一位心理咨询师叫郑立仁,他参加了第二届存在主义心理学国际大会。在会议上,他听到王学富博士的主题报告,内心有所感动,写下这篇文章,其中,他表达了对“直面”心理学思想的理解,并且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和个人经验,用颇具“存在”意味的写作风格,表达了对东西方文化的深切感受。

 

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文/郑立仁

走前面的人走过的路!

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路,这让我活出了生命的意义。      ——罗伯特·弗罗斯特

 今年5月,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存在主义心理学国际大会上,王学富博士做了一场关于“鲁迅和铁屋子”的主题报告,向我们展示了他正在发展的中国本土存在主义心理咨询与治疗模式。

我是一个有着中国血统的新加坡人,在新加坡出生、长大、接受教育,在那里,官方语言是英语,人们主要沟通的语言也是英语,但在家里,主要说中国话。

我成长于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在这个时期,东方人蜂拥到西方去寻找机会过更富裕的生活,而西方人纷纷来东方寻求后现代的真理,却经历了一种幻灭,因为现代主义运动声称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承诺并未实现。

我不愿称自己是一个跨文化的人,但由于自己在东西方交叉中成长起来的独特经历,使我对学富的主题报告有了特别的感触。

 

走前面的人走过的路!

两年前的一个潮湿的雨天,我在四川的一个乡村学校和一群参加志愿者项目的学生在一起。乡村的道路在雨天变得泥泞湿滑。由于对地形不熟悉,加之装备不足,我们小心翼翼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仅仅200米的路,却走得十分艰难。这时,一个当地的小孩从后面大喊:“走前面的人走过的路!”

这是来自经验的智慧!原来,每一步踩下去,由于脚步的压力,道路表面的泥巴被推到鞋子的一边,下面比较硬的土层就露出来,后面的人小心循着前人的脚步就不会打滑。

这也意味着,必须有一个人带头,为其他人开路。这个带头人是有勇气的,他要冒着滑倒、摔倒甚至是弄脏、弄伤自己的风险。

我在一个说中文的家庭长大,鲁迅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事实上,我记得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家的陈列室一直有一尊鲁迅的半身像。

我一直接受的是西方模式的心理治疗训练,早已习惯于在专业会议上听到一些诸如“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渴望”(yearnings)、或是“自尊”(self-esteem)等心理学术语。在听学富用中文做的报告,我的心仿佛跳跃起来,要前去抓住每一个字的发音。我身上中国人的那部分与他的智慧就深深地连接在一起,有一股特殊的暖意在我的心中回荡,产生共鸣。我曾以为,像“渴望”或“自尊”这类词汇所包含的意思是通用的,但在自己的母语中听到这些词语的感觉却非同一般,仿佛每一个词语都在我内心里激荡,激发出无数关于我的生活和职业的意义、经验和连接。

有点讽刺的是,我意识到,让我更能够深入地欣赏学富的观点的却是我身上“西方的”部分。在一个以科学与理性为主导话语的专业和个人世界里,像鲁迅这样的中国思想家的智慧就如同沙漠中的绿洲,它们来自这些思想家对周围世界的观察,来自他们内心对人类处境所做的适当回应。我发现,当世界在知识里沉没境况下,这样的智慧就如同救生船,召唤我去抓住它,找到回家的路。

学富是站在前代巨人的肩膀上发展出他的本土的直面心理学模式;然而,毫无疑问,在理解中国人的心理方面,他自己也是一个巨人。通过这种方式,学富跟随着前人的脚步,尝试穿越那条泥泞的道路,找到一种方式把心理学和治疗介绍给国人。在我们自己开始面对这些存在的“既定”(givens)之前,他从那些早在我们之前就面对了这些“既定”的人身上找到了线索。

 

少有人走的路

颇具悖论意味的是,在进行这样的探索的时候,学富走的也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在传统文化中,人们常常是从精神领袖、作家、哲学家和艺术家那里寻求治疗,而这在中国文化里更为明显。

他们的智慧向人们展开了一种可能性:探讨存在的悲剧性,并在经验的基础上建立意义。这样的智慧很容易让医治者与他人建立关系,因为,像任何一个人一样,医治者同样遭受存在悲剧的苦害。当今的治疗发生在不同的地方——更多是在医院、病房、法庭里发生,较少在精神崇拜之所、餐桌,或私人的书房里进行。

要把心理学和心理治疗介绍到一个对这些观念相对陌生的国家,比较容易的方式是,全盘采用西方心理学思想流派,让来访者转而认同他们并不熟悉的概念和术语。在现代社会里,只有一种东西被声称是可以给人带来精神和心灵的抚慰,就不难找到客户,因为这正是人们孜孜以求的。

而要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就意味着不仅是将专业术语和行话翻译为中文(冒着可能失去原词微妙的意思以致显得词不达意的风险),而且要找到一个方法来整合和构建一个能够与切应中国来访者心灵的意义系统。

中国语言里——以及任何一个说这种语言的人的思维里——充满着意象、寓言和隐喻,每一个意象、寓言和隐喻里,都包含着中国人心领神会的集体意义。要发展一种中国本土模式的心理学,就要找到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术语、隐喻、习语和寓言,把它们当作一砖一瓦来搭建这个意义结构,这个结构可以使咨询过程畅通无阻。最重要的是,学富似乎已经发现了一个重要术语“直面”(直接面对),这正是任何一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

在这个时代,许多心理学家、咨询师和精神卫生工作者习惯于将诊断和标签强加给来访者,而存在-人本心理学却以独特的态度出现了,它发展出一种可以对不同文化说话的理念,它对来自不同文化、哲学和信仰传统的智慧保持开放和尊重,正迈步走向那尚未标示的可能之域。

更为贴切的是,鲁迅自己曾这样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为了存在主义心理学的未来发展,我寄望于更多这样的人一路同行。

                                                    (翻译:黄紫丹)

 

作者简介:

郑立仁,新加坡人,现任新加坡某教育机构顾问。他持有萨提亚系统转化治疗治疗执照,为新加坡社会工作联系会注册会员,并在当地开设社会工作课程。

在过去三年间,立仁对存在-人本主义心理学进行了坚持不懈的学习与研究。

立仁的梦想是开一间咖啡店,在那里人们可以随意跟他讨论生活与生命的意义等。

他的生活之旅充满了这样的足迹:专业活动、写诗、参加海外志愿工作。

此外,立仁最喜欢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以及读他所钟爱和信任的法国报纸。

 

相关阅读:原文when many men pass one way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链接
首页  网站宗旨 存在主义心理学  最新动态  人物  机构  书籍推荐  存在之觉察  专业训练  业界关注  联系我们  在线视频
Copyright@ 2009-2016 存在主义心理学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PC号:苏ICP备09044400.
联系电话:025-84706081. 您是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