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直面开通新浪微博“直面心理”,求关注哦~ 存在主义心理网投稿信箱 ep-china@ep-china.org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瀹炶返
直面开通微信公众号
南京直面微信公众号:直面心理[查看详细]
王学富:好雨知时节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查看详细]
了不起的孔雀鱼
【存在之觉察】了不起的孔雀鱼 作者:周奕男 昨天我的鱼缸里有一条孔雀鱼受伤了,它那漂亮闪耀的尾巴被啃[查看详细]
“直面心理”开通微博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于9月2日开通新浪微博,通过微博与大家互动[查看详细]
勇气之气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瀹炶返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瀹炶返
【哈科米】朗·克兹:复原的历程
栏目:存在主义心理学  发布时间:2012-12-12 点击数:2623 【返回

   

复原的历程

By Dr. Ron Kurtz(朗·克兹  “哈科米”疗法创导者)

    存在于每位当事人内在,希望能够疗愈的原动力是真实与强大的。我们身为治疗师的工作是引发这股复原的力量,通过它的测试、满足它的需要、支持它的显露与发展。我们不是疗愈者(healer),但是可欣慰的是,当具备所需的技术与恩典,我们可以参与当事人复原历程的一部份。

复原是一个自发、自然的历程。若此历程不被干扰,会在需要时自动开启。手指切割的伤会自我复原。若是有足够的资源,且复原历程没有被干扰,身体会自动复原。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复原的历程无法展开,因为它欠缺某些元素。

治疗师特别关切的是:当事人自然复原的程序因为超载而无法开始,因而身心健康受损。当这种情况发生,我们调整自己,避免更多伤害产生,例如:变得非常警觉或麻木。这种适应性经验控制住损害,但是无法让我们的身心重新整合。这时,损伤没有复原,而存在“隐藏”,持续耗损我们的力量,减低我们的洞察力,无法好好思考、感觉与行动。有时,过往的伤害甚至上浮至意识层面而形成插入式记忆(flashbacks)。

复原是一个自发的历程,也很可能被打断的。甚至,有些心理治疗的技巧都可能打断复原的历程。举例来说,当事人突然感到难过。有些治疗师会立刻问:“在身体的什么部分感觉到难过?”,或是更糟的是:“你为什么难过?”太快或太经常问问题会打断自然复原的历程。任何让当事人离开当下经验的介入、询问信息、或解释等都会打断自然的情绪复原历程。在复原历程开始时,当事人可能无法解释发生什么。复原的历程可能就是需要时间,就是需要治疗师的安静陪伴。复原的历程若没有被干扰,会自动与持续的浮现。在难过(或任何情绪)浮现之后,若有适当的支持,记忆或洞见通常会跟随出现。

任何人都能够支持一个复原的历程。当难过浮现,温和的拥抱或身体触碰都会支持此历程(虽然在专业治疗上对身体触碰有很多限制,但对于一般人或哺乳动物来说,触碰是最明显的支持)。

因此,若你想要支持情绪复原的历程,不要问问题!甚至不要说话!将你抚慰之手轻放在此人身上,保持安静的等待。当事人可能闭上双眼,沉入内在经验。她很可能记忆浮现,获得新的洞见,得以重新整合原先痛苦的经验。在咨询中,当一个情绪自动浮现时,当事人会自动寻找与此情绪有关联的意义,这是一个自发、内在的历程。有意义的想法、信念、记忆、影像会浮现在意识中───只要你不干扰它。

当事人也可能自己打断自我复原的历程,这经常发生。但是,在咨询关系中,若当事人有深植的信任你不会打断她,若你在当事人停下来思考时等待,若你能看懂当事人正经历内在统整的征兆而仅是等待,你就是在支持复原历程的展开。

最终,当事人将会找到协助自己复原的洞见。此洞见通常是有关于在早期痛苦经验中缺乏支持复原历程的元素,例如:被抚慰、有人愿意耐心的等待、专注的倾听、同理,而这些欠缺的经验都是治疗师可以在当下提供当事人的。当初若是这些元素存在,复原的过程就可以在没有太多损害下就进行。因此,若这些元素再度具备,复原就可以马上开始。

在过程中,有些时候当事人会张开眼睛看着你。当当事人这么做时,等待她!在某种程度上,她会了解你一直耐心的关注着她。让她先开始说话。这种作法让她感觉到她可以慢慢来,不需要担心若她进入自己内在就可能失去你的关注。这样的方式让她了解你支持她慢慢了解内在的感受。在这个过程中,复原的历程已经开始,逐渐往前。当当事人张开眼睛,她很可能告诉你的是关于内在复原的历程。而你的见证也成为她复原历程的一部份。

爱的同在

以上所说的其实就是能与当事人爱的同在。这是我在德国进行一个九天治疗团体中体验到的。在团体的最后一天,我正在跟一个当事人工作,却很难了解他在说的。我坐在这个人前面,因要了解他所说的故事细节而疲累不堪。慢慢的,我不可避免的想放弃。但是以我的个性,我想:“好吧,我就让自己看起来在听他说话吧!他看起来可以说上一段时间。说不定我过一下子会感觉好一点儿知道该怎么作。我已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但是或许我还是可以作些什么。”我向我的疲惫投降。当我放弃努力了解他说的话,我的感受改变了。我的视觉开始敏锐,他的脸突然美丽了起来,就像一幅林布兰特的画一般。这个经验对我很新鲜。当我开始沉浸在仅仅看着他,我不仅看见颜色与形状,我还看见了他这个人的一部份,他的人性。一股深沉的慈爱感受油然生起。

我突然有个念头:我的脸应该显露了我的感受。我应该请他看着我,他会看的到的。我要他看看我的感觉。我马上想到这就是我们如何创造一个疗愈的关系。我请他张开眼睛。当他看着我时,他的整个人都改变了:他开始慢下来,感觉更敏锐,他开始更柔软,而这个改变让我又对他感到更多的慈爱。因为他的改变,我也改变。我们同时走向更深的感受,形成一个彼此增强的循环。我们彼此激发,而共同创造了愈合过程所需要的环境。之后的历程,也都因此互相的增强在驱使。

在这个经验之后,每次我工作时类似的事都会发生。虽然不至于像第一次感受如此强烈,但是这样的感受如此深沉,重要的复原于是展开。虽然我并非每次都能够感受到相同程度的慈爱,但是我相信爱的同在带来的力量。在他人身上看见他的美丽与人性自此成为我的“治疗性的修行”。它是我能够保持慈爱与同在的方式。我学习到少听问题、不需要对问题投入、减少解释与冗长的对话。现在,我的直觉是先在每个相遇的灵魂中寻找我能够喜爱的、会被激发的、让我崇拜的;我寻找生命情境中的礼物与重担、痛苦与恩典。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链接
首页  网站宗旨 存在主义心理学  最新动态  人物  机构  书籍推荐  存在之觉察  专业训练  业界关注  联系我们  在线视频
Copyright@ 2009-2016 存在主义心理学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PC号:苏ICP备09044400.
联系电话:025-84706081. 您是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