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直面开通新浪微博“直面心理”,求关注哦~ 存在主义心理网投稿信箱 ep-china@ep-china.org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瀹炶返
直面开通微信公众号
南京直面微信公众号:直面心理[查看详细]
王学富:好雨知时节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查看详细]
了不起的孔雀鱼
【存在之觉察】了不起的孔雀鱼 作者:周奕男 昨天我的鱼缸里有一条孔雀鱼受伤了,它那漂亮闪耀的尾巴被啃[查看详细]
“直面心理”开通微博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于9月2日开通新浪微博,通过微博与大家互动[查看详细]
勇气之气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瀹炶返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瀹炶返
【哈科米】朗·克兹:哈科米取向的精髓
栏目:存在主义心理学  发布时间:2012-12-12 点击数:2594 【返回
 

哈科米取向的精髓

 

 

 翻译自哈科米创办人朗克兹博士2006112日在墨西哥的演讲

 

我希望在这里详细讨论这种“协助自我发现的方法”Assisted Self Discovery(简称ASD) 

首先,这种方法跟一般心理治疗的主要差异在于当事人需要有承诺参与,而他要进入当下,自我关注的一种敏感的心理状态。当事人必须明白到,这过程是在内在观察(mindfulness)状态下的体验(experiments)。即使知道痛苦的情绪可能产生,他/她必须愿意进入这种过程。接受ASD训练的助人工作者也是同样需要有这种承诺。

ASD的治疗师在个人方面是需要有一些特定的个人特质。他们需要拥有一种慈爱与觉知的“爱的同在(loving presence)”状态。以下我会再作解释。

原先哈科米 (简称治疗法独特的地方在于它邀请当事人进入内在观察的状态下进行体验。这些体验是特别设计来引发个人反应而带出他在潜意识里面的资料,如:深层的记忆潜藏的情绪、信念,会被带到意识及知觉的层面。这仍然是ASD 的核心重点。只是ASD加入一些新的元素与想法,让过程更简单及快速,容易掌握与及更有效。

哈科米取向的独特建树:这套方法建基于在内在观察的状态作体验,用以诱发情绪、记忆以及反应,协助我们了解影响个人无意识习惯行为下的潜在信念。

当我们了解哈科米ASD模式之后,其余的工作便容易了。由于当事人清楚明白这过程,所以治疗工作来得这么容易。在未来的四天你便会体会,为什么会这样的了。我相信在这里的每一位都是这套方法最佳的受益者。不过却不是每一位寻求帮助的人都适合用这套方法的。假如对方很紧张或是不能够集中,又或是他受电影所渲染的所谓心理治疗所影响,不完全了解这过程所需要的,那这治疗工作便需要多点准备工夫,否则便会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

我记得自己曾经去探望密宗尊者拉玛大师寻求启示。当时我很紧张,他叫我改天再来。因为如果我是这么紧张,什么都不可能会发生。对治疗的工作也是一样。假如当事人能够进入内在观察并且明白这过程的一切,那这疗法会很奏效,而且会很快。

谈过当事人所需要承诺的,让我现在谈一谈治疗者所需要的承诺、素质与技巧。其中最重要的是活出爱的同在。爱的同在融合了几种思想与习惯模式。它是一个整合的态度、情感状态及心灵的专注,热诚是主要的内涵。在ASD中,保持关爱的态度与怀抱接纳对方是治疗首要的任务。至于怎样达到则是训练中最重要的部份。当然,有些人本来已经在这些方面拥有天分的,我发觉他们亦是最欣赏这个取向的人。

当然,除了慈爱的态度,专注当下的部份也很重要。对一些人来说,要保持在当下是困难的。在当下的意思是把你的心思意念专注在你与当事人一起的当下、每一个时刻。要训练自己做到这点,我们必须放弃往常最重要的习惯──也就是要透过对话问问题来收集数据的方式。我们要摒弃原先习惯性的做法。这不是说谈话的方式不好,只不过如果我们要帮助对方自我发现的话,这些习惯会构成妨碍。假如你要在当下,那收集资料的做法便是一种不妥的做法。所以你要训练自己不要过分受到想法、字句及对话的影响。

当事人现在所经历的,(不是他们叙述以前及有关他们的事) 才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

你思想从何而来与你为何人

Brain Arthur认为人这些行为的产生是透过一个他称之为“不同方式的理解(a different sort of knowing)”过程。“你不停的观察,然后让这个经验提升为适合的程度。”他认为,在某种程度,其中并无做决定的成分。他说:“要怎样做变得愈来愈清晰,你不能够操之过急。其中许多的因素来自个人的背景,你能够做的是按照你明白将来的远景如何。当中有一套不同的规则。你像一个冲浪的人或是一个很厉害的赛车手。你不是详细推论而作决定,你随心而发,一路走来渐渐明朗。你甚至不是在思考。而是你与环境合而为一。”

 C. OHO Scharmar

有一次我在奥瑞冈州波特兰的一个周末市集内与友人对面而坐。我吃东西的时候咽了一块鸡肉在喉头,于是开始呛咳。我呼吸困难,看起来一定是满脸通红,满头大汗的。但我的朋友却未察觉到。他继续滔滔不绝的讲话。在这种单向的沟通中,他完全沉浸其中,虽然我尽力脱困,但是我也感觉愈来愈愤怒。我愤怒的程度甚至想把整只鸡朝他的头扔过去。

因为这痛快的想法,我用力把喉咙卡住的鸡肉以超音速咳了出来。可惜,没有及时对准他。鸡块不知失落何处,但是我再清楚不过了。

这方法要求我们专注在当事人的当下状态,特别是他非语言的提示。我们不进入对话中。我们并非转移视线、去思索当事人所说的话。我们不是惯性地让自己的心灵忙碌 Francisco Varela 所称的“抽象思考”。我们关注当下可观察的事实,恰巧是与我那位同桌友人所做的相反。

无论当事人说的是什么,你的主要关注并非在此。不错,我们偶而会听到一些重要的事。能够注意到并记录下来是很好的。但是哈科米ASD取向有效所需的不是语言。当你与别人面对面的时候,我们见到许多行为表现是语言讯息所不能够传递的。

我们需要收集两种非语言讯息。第一种信息让我们了解当事人当下时时刻刻的经验。这种搜集信息的方式我们称之为追踪(tracking)。我们追踪当事人当下经验的征兆,利用这些信息与当事人保持连结。这是让我们留在当下很重要的。除了追踪,你要训练自己很快及直接的说出你所觉察到当事人当下的经验。我们称此为“语言表述(contact statement)”。追踪与表述是哈科米取向的两项基本的技巧。这些技巧都要求了解及明白别人内在经验的非语言的表达。

另一种你要训练自己去注意的非语言信息是发现当事人的习惯。我们称之为指标(indicators)。习惯性的行为通常是不被我们所察觉的(这是自然的现象,因为习惯本来就是无意识的,我们通常把意识留给有需要的地方)。以下的例子可以更清楚阐明我的意思,当事人有两种一般性的非语言习惯:

我有一个正在接受咨询的当事人,在第一次会谈无论她在讲话或是我对她讲话的时候,她经常耸肩。耸肩是一种非常平常的姿势。人人都会偶一为之,我们也知道其中的意义。假如你说:“我喜欢这部电影。”但却加上一个耸肩的动作,其实你是加上:“也没有这么喜欢。”一个盲眼人也可能从说话的人的语气中听出同样“并没有这么喜欢”的讯息。

当一个人耸肩的时候,我们不需猜想当中的意思。我们甚至不用去想,而是直接能感受到。无论耸肩表示什么 它可能是“大概是”、“我无能为力”或是“我不知道”─ 就算不去想,我们都可以意会到。就算我们没有注意到小动作本身,它都可以影响到我们。 (事实上我们都有自己的习惯。

但是在哈科米,我们必须注意到这些非语言的讯息,并且思考他们。这样的非语言习惯是非意识讯息的指针,也是我们想要协助当事人将其带入意识之中的。习惯性的耸肩很有可能意指当事人对事情能有改变失去希望,或是是成为当事人忧郁部分原因的习得无助感。当我们能够意识到这些指标,我们可以形成“体验(experiment)”──哈科米取向中一个关键的部分。

所以,使用哈科米的工作取向,你必须注意到二种的非语言行为:当下与习惯性的行为。对于当下行为的关注是我们追踪当事人当下经验的方法。对习惯性行为的关注让我们发现指标,形成体验。两种都同等必要。当下行为提供当下经验的征兆;习惯性行为提供组织当事人记忆、情绪、与隐晦信念的线索(无论当事人是否经验到)。习惯性的非语言行为通常指向控制当事人行为的重要、隐藏的议题。这样的行为可能是对于强力生命事件或经验调适后的表达,例如:对于曾经经历“负责任”是不好经验的人,习惯性的耸肩可能是此生命事件的调适性反应。

另一个行为的例子是抚摸手或是脸的习惯行为。通常这样的习惯与自我慰藉有关。这些行为表示有被抚慰的需要。若是你在当事人能够内在观察时,将这些行为转为体验,当事人很有可能会浮现情绪,记起曾有的经验,或是了解一个重要的、隐藏的信念。在最新的精炼哈科米取向中,寻找这些指标成为很重要的一部份。学习使用指标是训练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对非语言讯息的觉察是哈科米取向非常快速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不需要理解童年往事,或是当事人对于任何事件的感受。我们只需要花数分钟观察当事人,直到我们注意到连接到影响当事人生活的无意识信念的指标。这也是当事人前来探索的主要目的。这样的探索不需要花费许多会谈次数,有可能仅需要数分钟,而非数小时、甚至数周或数月。就只要几分钟!我们就可以看见彼此的指标,这些指标在任何时候我们希望找寻都会看见。不过,在我们如此准备好被看见、敞开自我的情况下,慈爱(compassion)是唯一能够支持这样关系的精神。慈爱不但是必须的,也是这样亲密连结之下最自然产生的结果。

一旦你注意到可能的重要指标,你就创造一个可以运作的体验。由于可能的指标与可能的体验如此丰富多变,此部分的历程可以充满创造力。

如果你发现一个好的指标,而且你根据指标创造了一个好的体验,你很可能会从当事人得到反应,而开始当事人的探索历程。体验所获得的好反应包括:强烈的情绪、清楚意义的获得,或两者一同出现。当事人的反应也让你和他知道这个指标是重要的。

若是当事人产生的是情绪的反应,我会做两件事(这是我在之前取向中不会做的):第一、我会温和的触摸当事人的手臂、肩膀或腿(或是请助手轻摸当事人)。这是个支持的触碰(触摸是件非常自然的事。黑猩猩会彼此触摸,人与人之间,甚至小孩也会彼此触碰。但是,由于有些地方的法律限制咨询的身体接触,在个别咨询时你必须更小心。但是,我仍会坚持,以莎士比亚的话来说:“这种风俗,我却认为破除比遵守还体面些”。

如此温和的碰触通常有以下效果:它让当事人知道我们觉察到他/她的情绪,而且我们是同理的。它也显示我们是关注的,而且与他/她的当下经验同在。我会做的第二件事也是同等的重要,我保持安静。这样的安静是我工作以来最大的改善之一。之前,我会询问因体验而经历难过情绪的当事人:“这是什么样的难过?”或是“这个难过想起了什么?”但是这种问题可能会轻易打断情绪反应之后所产生的自然历程。若是我只是将手放在当事人身上并安静等待,通常会协助当事人继续存在他/她的经验中。(我当然可以直接告诉当事人“继续待在难过的经验中!”,但是这会让我主导当事人历程,而我不再如此做)。我要此历程自然展开,没有任何介入。《道德经》说:“取天下常以无事”。情绪的自然历程,在没有任何介入之下,会将记忆与信念带入意识之中理解。而这正是我们希望发生的。

在安静中,我们通常能够看见当事人浮现记忆、洞见,或是正在整合情绪经验的外在征兆。当事人的脸进入深沉专注、轻微的点头显示正在理解或同意一些想法。整合与外在的非语言表达正在发生时,我不会打断此历程。当事人正在搜集记忆与想法、理解他们;了解刚才发生的经验与久远前所留下困惑、痛苦、未完成或未理解的感受。

这样的时刻安静是最佳的,因为此时当事人正在做他们该做的工作,而且他们是从事此工作的最佳人选。当事人会找寻最正确的记忆,清楚表达他们底层的信念。因此,我们只需等待,让历程自然展开。

通常在安静中,当事人的情绪加深,更具张力。关键的记忆浮现,充满痛苦与害怕。

有时整个顺序看来如下:(1)你尝试一个体验,引发情绪的反应。(2)在当事人搜寻记忆与相关信息时,你安静等待。(3)记忆或相关联的信息让情绪加深。这样的历程形成循环:情绪,关联的记忆,加深的情绪,更多的关联记忆等等。就像雪球一般,推动后就不停的滚下山坡。当情绪具有张力时,我提供(或请助手提供)当事人拥抱。当当事人被拥抱时,他们可能继续哭泣,或在哭泣中进出。同时,他们会获得洞见与整合。当此发生时,拥抱就是我们唯一需要做的事。

那个最初的情况、最基本的经验、没有机会整合的事件有一个最重要错失的元素。简单来说,此错失经验就是最初需要的元素,才能整合与完成此经验,并且返回正常运作。未经整合的经验有某些部分会透过习惯与隐藏的信念中透露,让此人得以继续生活下去。这些习惯是适应性无意识的运作产物。

关键的错失经验之一很可能就是可以有人在他/她经历情绪时涵容着他/她。若你在当事人经历情绪历程与整合时拥抱着他/她,你提供了关键的元素。在最原始的经验里,可能在场的人是造成此问题与痛苦的原因,也或者是有人在场,但是他们自己都太被困扰而无法提供当事人所需要的。另外,也可能是当时没有人在,可以提供当事人抚慰,或是仅仅见证当事人的情绪经验。情绪经验永远需要有人在旁。因此我们最基本的错失经验是有个安定、同理、耐心、善解人意的人,有个能够关注我们灵魂受苦的人在旁。在情绪与关联记忆循环中,当事人重新经历一个久远的痛苦事件。此时,我们的安静同在、我们的慈爱,一旦被当事人接纳,将提供复原所需的情绪滋养。

慢慢地,和解完成。新的,更符合现实的信念形成。能量不再放入长期的挣扎耗损中,而可以运用于活在当下的时刻。困惑退去,清明浮现。美丽的欢欣被感知,看见新的正向可能性的喜悦浮现。在其最精简的状态,这样的复原就像小孩跌倒,擦伤膝盖的历程。他受伤、哭泣,跑向母亲。妈妈将孩子拥入怀中,提供抚慰。疼痛消退,膝盖被清理,可能贴上一条ok绷,附加一个温柔的吻。数分钟过去,小孩复原了,再度充满精力与欢乐,离开妈妈再去玩耍。这就是整合历程的原型,最自然的历程。

每一个会谈都可以有好的结果。在每一个会谈中,重要的历程可以发生,某些程度的复原也可以发生。每一次,爱的同在、探索、抚慰、与整合。就这么简单。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链接
首页  网站宗旨 存在主义心理学  最新动态  人物  机构  书籍推荐  存在之觉察  专业训练  业界关注  联系我们  在线视频
Copyright@ 2009-2016 存在主义心理学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PC号:苏ICP备09044400.
联系电话:025-84706081. 您是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