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直面开通新浪微博“直面心理”,求关注哦~ 存在主义心理网投稿信箱 ep-china@ep-china.org

 

瀛樺湪涔嬭瀵
直面开通微信公众号
南京直面微信公众号:直面心理[查看详细]
王学富:好雨知时节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查看详细]
了不起的孔雀鱼
【存在之觉察】了不起的孔雀鱼 作者:周奕男 昨天我的鱼缸里有一条孔雀鱼受伤了,它那漂亮闪耀的尾巴被啃[查看详细]
“直面心理”开通微博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于9月2日开通新浪微博,通过微博与大家互动[查看详细]
勇气之气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瀛樺湪涔嬭瀵
 瀛樺湪涔嬭瀵
一一:当我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建立了它
栏目:存在之觉察  发布时间:2012-12-28 点击数:2780 【返回
 

 

当我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建立了它,

那我就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建立了它。

/一一


    很多年前,我读到卡瓦菲斯的《城市》,它是这样一首发人深省的小诗: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像一件死去的东西。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 
  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 
  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 
  我虚度了很多年时光,很多年完全被我毁掉了。”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 
  这个城市会永远跟随你。 
  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衰老 
  在同样的住宅区,白发苍苍在这些同样的屋子里。 
  你会永远结束在这个城市。不要对别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那里没有载你的船,那里也没有你的路。 
  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浪费了你的生命 
   
你也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我一直很警醒,关于最后一句,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浪费了你的生命,你也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我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没有可以逃离的地方,我必须去直面。

今年7月的时候,我闹腾着要换工作,觉得现在的工作没法让我获得满足感价值感,叫嚣着要换工作,某人跟我讲了这样一句话:如果我做不好我当前的这份工作,我的这一份工作就会是我的下一份工作。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安静下来,我知道,如果我处理不好我现在面临的问题,那么换了一个新环境,我没有变化,依然是原先的行事方式,那么同样的问题会依然跟随着我,我的下一份工作依然会是这份工作的延续。就如诗里面所写的,如果我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浪费了我的生命,那么我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这两天的时候,我又开始纠结关于工作的事情。我在想我是利用年底调动的机会换到公司省外拓展业务的岗位去锻炼,还是继续待在南京做着打杂的工作。我开始纠结,我觉得我应该出去闯闯,年轻的时候,去经历不同的人事和风景,积攒经验,来丰富自己的人生。可是我又在衡量,相较于一个人四处奔波忙碌积攒的经验,在现在的老师身边我是否能够学到的更多。其实这个衡量也是可笑的,根本不存在哪个更值得比较的问题,我唯一需要衡量的是,我究竟想要怎样的生活。是四处奔波,经历不同的风景,面对压力和挑战,还是平静的待在一个地方,读书写字。我发现,其实我喜欢后者。藏地的大德,一生仅仅呆在一个小木屋里,也不影响他的修行证悟。所谓的年轻时候要勇闯天涯,也只是一个时代的浪潮,那或许是刺激的,值得追求的,但或许我并无兴趣。

我在想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份技术方面的工作,因为我所在的学校的整体氛围是推崇学术的,我们都渴望成为技术方面的大牛。但我其实并不适合做那方面的工作。我发现这点是我在大四待在实验室的时候,当时实验室里有位技术牛人,我刚进去就跟他请教,他跟我讲了几个技术论坛,说没事可以去泡泡。但我很快发现了差别,对他而言,他真的是在泡论坛,并且乐在其中,而对于我,仅仅是例行公事的一样安排自己每天去看看,我对其中内容的兴趣也仅仅是在于看到了觉得新鲜,会了点别人不太懂的东西可以出去炫耀一番罢了。我并没有那种执着的热情去泡在其中。很多时候我们只是潜移默化中受了外界的影响,自己却浑然不知,把那当成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其实当我想去看不同的风景的时候,我也并不是对那风景有多少渴望,我似乎更多只是为了回来后跟别人提起时,可以说一句,噢,那个地方啊,我去过,仅此而已。就像我当年想学吉他,也仅仅为了像别人炫耀一下,瞧我,会弹吉他。我想所谓别样的风景,别样的人,当我在移动,我会接触到,当我在静止,我依然经历着。只是那个时候,我是从别人身边走过,而现在,我在这里,别人从我身边走过。

其实我老早已经做了选择,当当前的工作和直面的学习相冲突的时候,我选择的是直面,在我心里,在这里的生活更重要。王老师说,当年他逃离了厦大,而我,会继续留在南京,我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式,但是我相信我们迈向的是共同的终点。我想,就如同那首小诗的最后一句,换个正面的说法就是这样:当我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建立了它,那我就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建立了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链接
首页  网站宗旨 存在主义心理学  最新动态  人物  机构  书籍推荐  存在之觉察  专业训练  业界关注  联系我们  在线视频
Copyright@ 2009-2016 存在主义心理学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PC号:苏ICP备09044400.
联系电话:025-84706081. 您是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