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直面开通新浪微博“直面心理”,求关注哦~ 存在主义心理网投稿信箱 ep-china@ep-china.org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涓浗鏈湡瀛樺湪蹇冪悊瀛︽帰绱
直面开通微信公众号
南京直面微信公众号:直面心理[查看详细]
王学富:好雨知时节
2010年4月在南京,我参加艾琳·塞林(Ilene Serlin)的舞动治疗工作坊,内心里涌现许多的[查看详细]
了不起的孔雀鱼
【存在之觉察】了不起的孔雀鱼 作者:周奕男 昨天我的鱼缸里有一条孔雀鱼受伤了,它那漂亮闪耀的尾巴被啃[查看详细]
“直面心理”开通微博
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于9月2日开通新浪微博,通过微博与大家互动[查看详细]
勇气之气
存在主义心理学非常强调勇气,这也是直面心理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伟大的思想家保罗·蒂里希写过《存在的勇气[查看详细]
当前位置:首页 -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涓浗鏈湡瀛樺湪蹇冪悊瀛︽帰绱
 瀛樺湪涓讳箟蹇冪悊瀛?smallClassName=涓浗鏈湡瀛樺湪蹇冪悊瀛︽帰绱
王学富:那一个一个的故事
栏目:存在主义心理学  发布时间:2017-5-17 点击数:182 【返回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王学富博士于2011年参加Erik Craig的工作坊后所写的感想)

     

      克雷格在南京举办的两场工作坊结束了,从头到尾,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是一个一个的故事,由此,带给我许多的启示,引发了许多的感慨。下面就想到的,说上几点。


 伟大的叙事者


      欧文·亚隆说,一个好的心理治疗师,一定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他不大赞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但很佩服弗洛伊德,把弗洛伊德称为great story teller。


      在我的理解里,荣格是一个great story teller,庄子更是,还有鲁迅,更不用说释迦、基督等。


      这一次,我们请来的是克雷格,也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他首先给工作坊参加者留下的印象就在于,他用真诚的方式讲述个人的生命故事,关于他与母亲的故事,关于他与梦中的父亲的故事,关于他与斯顿(Paul Stern),莫斯塔克斯(Clark Moustakas),博斯(Meddard Boss),宾斯万格(Ludwig Binswanger),以及罗杰斯(Carl Rogers)等人的故事。由此,我们了解到在西方存在心理学的渊源与承传,更为他的真实与深情所感动。克雷格讲到他跟几位老师之间的故事,也是感人至深。他讲到每个人不同的个性,讲到他跟他们交往不同的方式,以及他们怎样走到了关系的深处。讲述到动情之处,克雷格眼中噙泪,又因为没有料到自己会流泪,于是他又像孩子般的泪中带笑,笑中带泪。他如此生动地讲述了斯顿、莫斯塔克斯、博斯、宾斯万格、佩尔斯,以及罗杰斯,每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不是高高在上,显得道貌岸然的心理学大师。

 

“分析”的意义


      在这次存在分析的析梦工作坊中,给我个人留下极深印象的是克雷格对“分析”的阐释。


      在一般的理解里,“分析”是把一些东西分解成碎片,对之进行割裂的解释。但这并不是“分析”的真正意义。


      在我过去的印象里,有一些人害怕“分析”,因为“分析”等于给人做一场心理的解剖,很痛的,谁不怕?


      还有,说到为别人做“分析”,不管是分析对方的心理,分析对方的梦,分析他的生活,似乎显得自己比别人高明,显得很有权威。

     

      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分析”。


      且听克雷格怎么谈“分析”:

      一、克雷格写了一个希腊词,意思是为奴隶解开镣铐,让奴隶获得解放。这是“分析”的原义。


      二、一艘船起锚航行,朝一个新的目标进行,这也是“分析”的含义。


      三、“分析”的意思还有:把过去的捆束起来,以便有新的开始。


      四、克雷格还以“荷马史诗”为例,说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泊十年未归,他的妻子、美丽坚贞的裴奈罗佩却在苦等着他。当时,蛮横的求婚者络绎不绝,告诉她说,奥德修斯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裴奈罗佩对求婚的人说:我的叔叔死了,我要为他纺织棺幕,等我把棺幕织好了,我就答应你的求婚。于是,每个白天,求婚者看到裴奈罗佩在那里织布,到了晚上,她把白天织的布拆掉,第二个白天她又继续织布。因此,这棺幕一直没有织完。就这样,她赢得了时间,既保护了儿子的生命安全,也等回了自己久违的丈夫。克雷格说,裴奈罗佩的这种智慧,就是分析。


      五、克雷格还讲到从事“分析”的态度。他说:一个从事分析的人,最需要具备的品质是谦卑。


      克雷格对“分析”所做的阐释,给我带来很深的触动与启发。我想到,我曾经把“直面疗法”称为“直面分析”,现在,我更加确认了它的依据:分析者最需要的品质是谦卑;分析者是心灵的释放者,他帮助人们解开镣铐,让人变得自由;分析者把希望带给人们,并且帮助他们扎束过去,起锚启航,在现实里行进,向未来行进。

 

梦的解析


      十几年前在美国学习心理学,选修过一门课,就是荣格分析心理学,学了一年,其中包括释梦。但对释梦,仅得皮毛。在我后来的心理治疗实践中,偶尔也尝试做一点释梦,但对这个领域终究涉足不深。这一次,克雷格的工作坊,让我对释梦有了更真切的了解和理解。


      工作坊之前,我开车带克雷格去河南的路上,我向他讲述我的一个梦,他便围绕这个梦问了一些问题,这一个一个的问题就如同一把一把的钥匙,把隐含在梦中的许多可能性的方面一一呈现出来了。我暗自惊讶。在最开始谈这个梦的时候,我以为它只是一个简单的梦,但随着克雷格的分析,我越来越发现梦的意味,以及它跟我与我的生活的关联。


      两天工作坊里,克雷格对不同的析梦理论与方法做了全面的阐述,涉及精神分析的释梦、分析心理学的释梦、格式塔的释梦、存在心理学的释梦。他本人学了精神分析的析梦,又专门跟斯顿学习释梦。他联系个人的梦和个人的生活,向我们展示析梦的魅力与深度。例如,他在一个梦里跟他去世的老师斯顿会面,而斯顿的脸却把他带入20年前的另一个梦,在那个梦里,他第一次——也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这相隔了20年的两个梦里,他的生物的父亲与他的精神的父亲重叠了。


      在此之前,我还没有听过任何一个人可以把释梦讲得这么清晰,这么深入,这么可以理解,这么可以操作。克雷格讲了一个析梦治疗的案例——一个女性梦见了大海,在析梦过程中,克雷格不仅让梦者扮演梦中的自己来感受和讲述,还扮演大海、潮汐、海滩、天空,从多个角度揭示出梦里所隐含的深意。

文化之旅


      几年前,大概是2004年吧,克雷格到中国来旅行,内心里有一个求“道”的心愿。在北京的时候,他向导游询问老子、庄子、道,导游一脸茫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那次来中国旅行,寻“道”未果。也是这个时候,他跟韩国首尔大学的李东新教授开始交往。这个李东新教授缘老庄之道发展出一套心理治疗,称为“道疗”(Tao Psychotherapy)。他的这个工作,从70年代就开始了。克雷格对李东新发展的“道疗”作了几年研究之后,发现它跟人本主义心理学颇有沟通,于是在美国《人本心理学家》杂志上专门著文介绍。


      去年,第一届存在主义心理学国际会议在南京举办,克雷格前来参加,并在会议上做主题演讲。他从事心理治疗40余年,又在几所大学教书,又是几个心理学刊物的编辑,不仅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心理治疗师,还是一个治学严谨的学者,对东方文化颇为钟情。在去年的会议上,给人们留下很深印象的是,他在演讲中举着印有中文“存在”的牌子,讲述存在主义心理学。在他后来写的文章里,常常提到“cun zai”(存在)和“dao”(道)。


      会议之后,我们开始通信,信中时时讲到“存在”与“道”。于是,我邀请他前来南京举办一场存在-人本-分析心理学工作坊,并在工作坊之前,为他安排一场文化之旅行。这次,我们带他去了河南周口,看老子故里,那里有老子出生地,有老子升天处;来看了太昊陵,即伏羲的陵墓。有两天时间,我们感受着这片产生了“道”和“阴阳八卦”的中原大地。


      这场颇有意义的文化之旅也留下一些遗憾,例如,在鹿邑,即老子故里,当地政府大兴土木,建造辉煌壮丽的大型宫殿,把老子这样一个朴素的哲学家变成一个供于庙堂之上的帝王和教主,让人看了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在中国,如此宝贵的思想文化,常常用的是一种没有什么文化的方式去大肆包装,以期带来经济利益和政绩。


      这次文化之旅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我们参观了老子升天处,来到外面的广场上,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在广场的中央,站着一个中年女性,她手里握着一根杖(其实是一根甘蔗),脚旁放着她的包袱。她一边挥动着手,时而挥起她的杖,在那里开始了声情并茂的演讲。她是一个精神病人,也是一个诗人。她出口成诗(原句记不清楚了),诗的大意是,她的内心里没有自由,因此前来见老子,想从老子那里得到真正的自由……


      这个场景给克雷格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他想起一个犹太拉比讲的故事:说是在一个堕落、充满邪恶城市,如同旧约里的所多玛、俄摩拉,在这个城市中心的广场上面,每天都站着一个人,在那里讲演,声色俱厉地呼吁人们放弃不义,选择公义,不要做恶,而要行善。他最开始演讲的时候,有许多人来听。渐渐,听他演讲的人越来越少了,他像往常一样在那里演讲。最后,他演讲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听,他就一个人大声演讲着。有一天,他正在那里演讲,一个年轻人走过来,对他说:“难道你没有看见吗?没有一个人在听你讲,为什么你还要讲呢?”这个演讲者说:“最开始,我在这里演讲的时候,我希望我能够改变周围的人;现在,我之所以还在这里演讲,是希望我不要被周围的人改变。”

 

参与者


      克雷格反复讲到一个词,叫presence。有人把这个词翻译为“同在”,有人把它翻译成“参与”。我觉得,这个presence讲的是一种彼此参与的关系。


      短短两天的工作坊,参加者与带领者之间形成了一种彼此参与的关系。这让我们体验到,人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关系的存在。克雷格与中国的参加者们互相参与了对方的存在,彼此不再只是自己,同时也在对方的存在里。这presence,也不是只在工作坊期间发生,它在后来还会继续发生。克雷格说,在我们的存在里有了他,在他的存在里也有了我们。我们被他带走了,他也被我们带回去,彼此都被带到各自以后的生活中去。


      在这presence里,有关系的深度与真诚的程度,二者相辅相成。我跟克雷格相遇时,感到他是一个真诚的人。后来我们开始通信,我们的关系开始朝深处走。到这次工作坊结束,我们的关系进入到深处。工作坊的最后一个环节,克雷克讲到presence,这成了工作坊结束时最触动人心的时刻。


      克雷格的工作坊结束了,我内心里却一直萦绕着一种遗憾。我们生活一个营销的时代,却不会营销,也不愿太会营销。结果是,如此高品质的工作坊,前来参与者实属寥寥,心里不胜惋惜。但同时,看到参加工作坊的人(包括我自己)从中得益良多,内心又充满欣慰,不觉感叹:福哉!


    -----写于2011年

( 节选于王学富博士参加工作坊的感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链接
首页  网站宗旨 存在主义心理学  最新动态  人物  机构  书籍推荐  存在之觉察  专业训练  业界关注  联系我们  在线视频
Copyright@ 2009-2016 存在主义心理学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PC号:苏ICP备09044400.
联系电话:025-84706081. 您是第